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走向彼岸

心若在 梦就在 走向彼岸 从头再来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忆陈老  

2012-07-21 16:25:53|  分类: 岁月回想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忆陈老

 陈老的名字叫陈守忠,是电影演员兼导演陈国军的父亲。上个世纪七十年代,我们曾在公司工会一起共事四年之久,彼此结下了深厚的友谊。
    记得第一次和陈老认识是在1971年春节前夕。那时他在公司工会工作,我在基层单位搞宣传。当时我们要排演京剧《智取威虎山》片段,由于没有经验,不知从何做起,有人向我们推荐了陈老,我自告奋勇担当了请教他的任务。
    走进陈老的办公室,只见他正在办公桌前看报纸,于是怯生生地叫了一声陈叔叔,赶紧说明来意,老人家没加思考就爽快答应了。这时我才有机会仔细观察陈老——他中等身材,身体略显瘦弱,微黑的脸庞透着一股刚毅,嘴角边挂着和蔼可亲的笑容。后来,在排演过程中,陈老不厌其烦地辅导我们,帮我们化妆,教我们练习唱段,还为我们借来了服装和道具。在全公司的春节联欢会上,我们的节目大获成功。
    一年后,我被组织调到公司做宣传工作,和陈老接触多了,对他的情况有了更深的了解。陈老出生在一个贫雇农的家里,讨过饭、当过长工,那一年被日本鬼子抓去做了劳工,后来他逃跑参加了抗日队伍。他在部队进步很快,不到一年就入党提干,当上了解放军四野部队的一名排长。在攻打齐齐哈尔的战斗中,他被炮弹炸伤,至今还有几块炮弹皮留在他的身体里面。1950年,陈老参加了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作战,又一次负伤。

建国初期,他被调到沈阳军区所属某部文工团当了团长。在那里,他的艺术才能得到了充分发挥。无论是唱歌、演戏,还是作曲、指挥,他样样拿得起放得下。那时朝鲜的金日成经常来中国访问,每次路过沈阳时,他就带领文工团为外宾演出。他还主演过话剧《英雄虎胆》、《今天我休息》等剧目。有一次我到他家作客,看到墙上挂着许多他的剧照,扮相英俊,神采奕奕,宛如一个影视明星,使我钦佩之至。

1976年夏天,经陈老极力推荐,组织任命我担任公司工会主席,而他却甘愿做工会干事。当时我诚惶诚恐,心里没有一点把握。陈老鼓励我说:“小伙子,你就大胆地干,我做你的后盾。”感动的我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    在我们相处的日子里,陈老的给我的印象是性格直率,刚直不阿,见到不对的事情他毫不客气,但对于我们这些年轻人,他身传言教,热情扶持。我们在一起工作很愉快,也很默契。开展劳动竞赛、组织文体活动、帮扶困难职工——样样工作都搞得有声有色,陈老付出了辛勤的汗水和心血。
    我们在组织职工排练文艺节目时,陈老身先士卒,亲自在许多话剧中扮演角色。其中有一个描写邮递员工作的独幕话剧,他扮演一名敬业爱岗的老模范,我扮演一个不热爱本职工作的小青年。在一次演出结束后,还受到了邮电部副部长的接见。而我们演出的其它几出话剧,曾经在市里的文艺汇演中都获得了奖励和好评。由于在战争期间负伤,老人家的身体一直不好,有一次演出刚刚结束,他甚至昏倒在舞台上了。

1982年,他因为儿子陈国军的婚变受到很大刺激,加上身体常年患病,一直在家中养病,我经常去他家探望。见到他的身体每况愈下,我的心时常隐隐作痛。1986年冬季,陈老不到70岁就不幸逝世。噩耗传来,我悲痛万分,亲手为老人家书写了挽联,寄托我的哀思。

如今,老人家虽然去世20多年了,但他的音容笑貌好像就在眼前。回想和陈老朝夕相处的日子,令我思念不已。我常常在心中默默地祈祷:陈老,祝您老人家在天国安详快乐!

        我们演出的话剧剧照,左四为陈老,右一为本人。
 
【原创】忆陈老 - 走向彼岸 - 走向彼岸
走向彼岸推荐阅读: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6)| 评论(10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